明凯博客

关注网站技术,一个特立独行的程序员

他不过是只猫。

整整三天了,他眼睛就这样眯着,注视着眼前这口鱼缸。鱼缸中,这只鱼,就这样游着,没日没夜地游着,尾巴突然间定住,身体回转,头摆动,向另一头游过去,到尽头又是突然游过来,缸底冒起一串串的气泡,到水面就消失了,水波从气泡处散去,一圈一圈散到缸壁也这样消失了。鱼的眼睛始终也没闭过,眼睛很圆,不算大,却有种特别的感觉,暗蓝色的眼珠炯炯有神,水中的眼睛显得特别水灵灵。透过水缸,这只猫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,只是目光一直未曾离开过鱼的眼睛,眯成线的眼睛也随鱼的来去上下左右的转动着,慵懒着趴在地上。他饿了,可是整整三天他望着这只鱼自由自在着,却不忍打扰。

我该不该呢,这个问题在他脑海中重复了千万遍。确实,这么一口鱼缸,对于他来说,并不算什么,轻易间就可以击粹,里面的尤物,也够他饱餐一顿了。三天前,他发现了它,一只鱼,他眼中精光四射,吃了这顿后,就可以寻得一席阳光懒懒地睡上一觉。他喜欢睡觉,他总说这是与生俱来的,特别是待到日出时,当清晨的一缕阳光撒下来,撒在他身上,他会躺在一个只属于他自己的地方,眯着眼睛,享受这阳光的温暖,对了,他全身黑色的毛发,显得特别阴郁,尤其沐浴在阳光下。如今,面前的鱼缸让他想起最美好的满足,鱼让他喝饱喝足后他可以躺在地面享受几天的阳光。激动的他数米之外突然越起,利爪扑向鱼缸,飞翔的身体在空中呈现出精致的流线美,对于他的身体他一直很自豪,纯黑的毛不长不短,柔顺且有张力,将力量与速度完美的结合在一起,在黑暗中,两束寒光从眼睛中放射出总是能够吓得对手胆颤惊寒。在碰到鱼缸的那一刹那,他呆住了,心好象被什么堵住了,绞痛一般地触动,他陡然间定住身体,身体极速下落,便这样掉落在地下,重重地摔在了地下,感觉不到一点疼,完全的麻了,不知道是心麻还是身体上的,也顾不了那么多,向后奔了几步,几米之外他顺势趴着,眼睛就这样盯着这只鱼。

三天三夜,目光从未离开过,他明白,他爱上了这只鱼,这只鱼的眼睛,让他无法不着迷,这眼睛中散发出独特的魅力,暗蓝色的瞳孔好象一隐形的杀手锏直逼他的心灵最深处,他颤抖着。多年以前,他依稀记得,享受温暖夕阳的,不只是他,还有另外一只雪白的猫,他总说她白的很干净,没有一点杂质,他喜欢看她的眼睛,不大,配上她的脸却是天仙般的灵动,眼睛很清澈,好像一汪水,睁眼闭眼的瞬间如一颗明星在闪动,在她的眼睛里,他总可以看到他自己,高傲的他总是盛气凌人,从来不正眼瞧另外的同类,不可一视的表情显得多么的可笑,是的,他愤世嫉俗,上天的不公平让他无可奈何,总是一副怀才不遇的样子,他不知道一切皆是因果,但是他懒他知道。直到遇到她,那天,她跟在他的背后,一步一步地走着,他停下,她停下,他走,她也走,就这样度步几个小巷,他忍不住了,回头蹲着望着她,她也蹲着,眼中充满了委屈。他看出来了,突然间他散发出无限的伶惜,他微笑示意她过来,她就这样跟着他了。然后多少个午后的一棵树下,两只猫这样的趴在地上,白猫偎依在黑猫的旁边,黑猫闭着眼睛,或许看着白猫的眼睛,白猫很乖巧,温顺得一句话也不会说。他们一起感受阳光的温暖,太阳慢慢的逝去,他们的影子从一点点拉得老长直至消失。他再次回忆起了这不再温存的记忆,那个时候他很满足,他不用想太多,眼神的一小丝悸动,都能知道彼此心中的慰藉,他感到幸福,因为有人陪他一起寂寞。­

他眼睛有丝丝的疼痛,充满了血丝,泪水已经盈满了眼眶,顺着眼角慢慢地流了下来,淌过眼角的毛,这些毛发已经凝结在一起,他病怏怏地躺在那里,像极了一只落魄的丧家猫。可是他的眼角未曾离开过鱼的眼角。他喜欢眼睛,尤其是看眼睛。从眼睛里,他能得到他一切想知道的事情,眼睛好像一面镜子,反射出的是内心,所有的真真假假在眼睛里表现得淋漓尽致,眼睛不在于漂亮,在于神,一颗深邃的眼睛中往往是一颗深邃的内心,一颗野心的眼睛中往往是一颗具有野心的心,透过眼睛,他也能看到他自己,自己的可笑与狂妄,他知道,但他不想改。从她的眼睛中,他看到的全是温柔与乖巧,她的眼睛是一汪清水,有时候很浅,有时候却深不可测,他从她的眼睛中,他看不透自己,因为全是一片空白,他喜欢这种感觉,她的眼睛中他如同婴儿般的清澈,没有丝毫的瑕疵。也许孤独的内心永远向往着真实,受不了任何的欺骗与虚伪,注视着眼睛,他能得到答案。

他从梦中惊醒,眼睛依然盯着这只鱼,这个梦,他做过无数次,她好像结在他心中的一块疤,每次他为此窒息,醒来后,除了思恋还是思恋。他知道,她不在了,如同她来的时候一样,她悄悄的走了,没有丁点儿预兆。她离去的那天,他蹒跚在整个空荡荡的大街,凄厉的叫声如弃婴般的诡异,寂静的天空总是很胆寒,他知道他唤不回她。他也知道,他是个寂寞的猫,高傲的他永不低头,他除了他的梦境,他谁也不服。总是沉迷于自己的梦中的懒猫,他喜欢睡懒觉,总是眯眼直视远处落下来的阳光,整个世界显得多么刺眼,他喜欢这种感觉。她受不住永久的寂寞,两只躺在太阳下的猫,没有任何话语,时间长了,她走了。

现在这个眼睛竟是如此的相似,清澈,水灵灵的游动在水缸里,不在意外面有多危险,有多大的骚动,它只会这样追逐它喜爱的氧气。面对它,他怀恋了许久的过去,温馨而甜蜜, 他不敢动,他怕打扰了如此微妙的氛围,他想就这样望着,生怕面前的这只鱼眨下眼,破坏了他梦中的美好。他知道,面前的这只鱼,它的命运始终是一只鱼,不会有华丽的结尾。他知道,它难逃厄运,但不是他,因为他不过是只猫,曾经有着细腻的感情。

, ,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